08 December 2011

少了一堂課?|人籟論辨|生活健康|雜誌|中時電子報


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11412&page=1
2011-12-06 第10012期
少了一堂課?
撰文│沈清楷

從法國哲學課程看台灣人文教育

在台灣常被視為無用之學的「哲學」,在法國卻是大學會考的科目,每年的命題更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從法國的高中哲學教育,我們得以重新省思,教育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取得社會的入場券,還是一種完備自我的途徑?

思想洗禮,一代復一代

每年六月法國在升大學的高中會考期間,各大報總有個重頭戲,就是沸沸揚揚地預測當年的哲學題目是什麼?網路上甚至有許多付費網站和社群,告訴學子如何寫一個哲學申論題。就像所有考試一樣,這段時間學子們處在高度壓力之下。題目一旦揭曉,學生便得從早上8點考到中午12點。這些考題依學科性質分為文學、科學、經濟與社會、專業技術四組,每組有三題,其中兩題申論,一題是文本解釋。法國各個報章雜誌、電視廣播往往大張旗鼓地請來學者、教師,激情而理性地評論考題或提供解題服務,在社會上掀起一連串討論。

這些題目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除了比寫作技巧和理性的論證之外,再來就是競爭年輕心靈的深刻程度。在這段期間,哲學家的幽靈不斷出沒在報章雜誌上,被引用也被批判。這個時刻,不僅是對法國青年學子的思想考驗,也刺激著成年人的公民意識,去反思、質疑當下的處境,企圖尋找存在的最佳出口與可能性。台灣熟悉的沙特、西蒙波娃、傅柯、德勒茲、德希達、阿宏等法國哲人,在青少年時期都必須參加這個哲學會考,在他們年輕的歲月中,同樣也不停地穿梭在哲思的時光隧道中。

年復一年,新世代的學子們就這樣閱讀著前輩哲學家的文本,一起進行思想的試煉。這令人好奇的景觀,來自於法國高中哲學教育的傳統。

哲學教育,無分階級

受到天主教耶穌會開辦中學的啟發,法國從十九世紀拿破崙第一帝國時期開始,便將哲學被列為中等教育的必修科目。拿破崙恢復了大革命所推翻的大學體制,並於1808年確立了高中會考制度。要進入大學的候選人必須年滿16歲,並且需通過一連串希臘、拉丁文學作家、修辭學、歷史、地理和哲學的口試測驗。史上第一次測驗於1809年舉行,當時有31位候選人通過測試,大部分是布爾喬亞階級的子弟。現在每年大概有65萬名高中生(普通類約33萬,技術類32萬)參加測驗。

現今法國高中哲學教育的目的並非培養哲學家,也不將對象限制在所謂的大學及同級的高等教育框架中,它更偏向普羅大眾而不是少數菁英,儘管哲學教育對一波波蓬勃的法國思潮功不可沒。對法國而言,將哲學教育納入國家體制,其主要目的在於:培養出能夠自由思考、具有批判能力的人。因為這個目的,哲學自由思考的精神才不會在公民培育的落實過程中,簡單地淪為缺乏反思的道德教育,或是成為國家為了統治、馴化人民的意識形態灌輸工具。當然在歷史上,也不乏國家以哲學之名,進行思想控制的例子。

那麼,此種高中哲學教育制度,是如何透過思辨的學習,來提升公民的集體素質?

培養思辨,觀念經典並進

首先,要培養「思緒清晰」的公民,必須避免學院百科全書式或過於博學式的教學所帶來的龐雜。從哲學課程的類別而言,法國高中哲學教育的重點可分為「觀念」與「作者」兩種。在觀念方面,「普通會考類別」主要探討主體(自我認識)、文化、理性、現實、政治與道德等概念;而「專業技術會考類別」則涉及文化、真實與自由等三種概念。透過這些基本概念,再擴大延伸出其他如平等、感覺、欲望、語言、宗教、表現、國家或義務等觀念的思考。

除了觀念之外,學生們也須研讀作家或哲學家的作品,畢竟閱讀這些作品對於瞭解哲學是很重要的。課程提供了一份會考範圍的清單,裡面共有57位作者,從時期來分,可分為「古希臘羅馬到中世紀」(從柏拉圖到奧坎,共15位作者)、「現代」(從馬基維利到康德,共18位作者)和「當代」(從黑格爾到傅柯,共24位作者)等三個時期。除了古代到中世紀很難用現代國家的概念來區分外,現代、當代兩個時期的42位作者中,有19位是法國人、10位是英國人或以英文著作、9位德國人,以及4位歐洲其他國家的作者。

雙向教學,回應真實社會

清單上有這麼多哲學家,並非是要學生完全熟悉每個人的著作生平,及哲學學院的專門分析。法國哲學教育重視「基礎」,希望學生可以對哲學基礎──文化與理性思考──有所認識,因此教育首重「個人思考」,但定調是雙向的,老師教學時只是根據上述「觀念及作者」的課綱。因此哲學教材是「一綱多本」,在哲學課上,教師們有選擇讀本的自由,不過這是從擬定的作者名單中挑選出來的。(文未完)

【完整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2011年第88期12月號】

轉載自中時電子報雜誌網
http://mag.chinatimes.com/

3 comments:

  1. 很好,至少不是读死书。

    ReplyDelete
  2. 新加坡把哲学、历史、地理、文学当成是,死的学科,或者不重要的学科。我觉得很可惜。

    ReplyDelete
  3. 新加坡自独立以来,经济取得卓越成就。相对于经济,郭宝崑认为新加坡的文化建设被忽略太久。尽管1990年代起,政府在文化上大力投资,但涉及层面仍然嫌浅。他说,若要在文化建设上做根本的补救,就不能轻视文学、历史、哲学、宗教与神话教育。“政府虽拿很多钱支援乐团、剧团、舞团,但欠缺底蕴,再支援十年也出不了有深度的东西。大力建设文学,思考文化建设是当务之急,但我们的知识结构里有很大的缺口,意识上没有认识到文化建设的重要,这需要经历几代人的工作。”

    --萧佳慧著〈在荒原上播戏剧的种子〉,柯思仁总编辑、陈鸣鸾主编《郭宝崑全集,第八卷:访谈》,实践表演艺术中心与八方文化创作室联合出版,2011年3月,第26页

    http://clang13.multiply.com/reviews/item/22
    http://eyeecity.multiply.com/reviews/item/32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