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uly 2010

浪子回头

从台湾回来新加坡五个月,终于开始上班了。这和我当时的预想差不多。

想到这五个月找工作面试的日子,真的是惨不忍睹。我这段时间一直努力的找工作,我希望能够像在花莲一样为临终病人或者老人服务,当一名社工;或者是回到我以前的社区工作。

本来认为念了宗教研究所,新加坡宗教机构应当最能够接受我,反而是宗教机构让我最失望。到本地最大的宗教团体之一面试,竟然被主管和人事经理嘲笑对于我理想的坚持和念宗教研究所的响往。后来到另外一间宗教福利团体面试,在过了三个星期,临时约我第二次面试,又匆促的取消面世,然后没有音讯。

在几乎感到绝望的时候,有一间服务老人的机构竟然想请我当副执行长,因为机构的规划和管理的不明确,加上我这次回来想直接服务人群,我有些迟疑。后来我的旧东家要我回去,薪水有可能增加:另外一家老人护理之家希望我去当社工,但是几乎是我大学刚毕业前几年的薪水。

那天,我到了这阵子常去静修的小公园,静静的坐了一阵子,我做了选择。虽然从此我的经济将不允许我过着以前潇洒的生活,随意的背包旅行、念书、辞职。无论是这世界的主宰是无常因缘、上帝、阿拉或者是存有,我希望我选择自己想走的道路,然后把自己交托给祂,随着这条道路走,一直走下去。

=============================
上班不到几天,一位也是当社工的朋友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当社工的薪水太低了,他因为有两个孩子,负担有点重,所以想换工作,到薪水较高的政府部门。我听了之后,有点感慨,有点后悔我自己放弃高职位高薪的决定。

 

正当在情绪交织的时候,我在大巴窑碰到一位在这一带卖黑糯米粥的62岁妇女。大巴窑的老居民一定认识她,她在大巴窑组屋区,一层楼一层楼的沿楼叫卖35年的黑糯米粥,看她现在身体还很硬朗,精神也很好。一阵寒暄后,妇女向我推销黑糯米粥。因为要吃饭了,就拒绝她,但是她还是继续跟我推销她的鸡翅膀。原来她现在不止卖黑糯米粥,也买炸鸡翅膀、鱼圆和五香。想必现在黑糯米粥不太受欢迎,而且现在大家也很少要买沿街叫卖的食物。我就跟她买了炸鱼圆,她又把一包五香推给我。我想她的生意一定不好,就买了一包鱼圆一包五香。

回到家后,我更加感慨。我在想:妇女虽然忠于自己的工作多年,但是现在却已经跟不上现代。从前一个人老老实实过后能过一辈子,现在已经不行了。老实过活和现在的社会是不是会有冲突?

这让我更担忧我的未来。

==============================
那天同事不在,我就代替他接应了来访老人的孩子。原来老妇人已经91岁了,孩子60多。因为一些行政的事务来找我同事,我替他办好了事情,陪他到病床看妈妈。妈妈鼻子插胃管,手因为担心她拔掉胃管,被包了起来。

孩子后来聊开来,告诉我他以前是水手,赚了很多钱,因为不听话,花天酒地,把钱花光了。他现在只好在做散工过日子,觉得他太对不起妈妈了。我告诉他现在孝顺妈妈还不迟,但是他的眼中还是一直怀着歉意,并且一直表示太迟了,还一直对机构能帮助他妈妈表示感激。

后来我和同事谈到这件事情,我告诉同事,对于我来说,我尊敬这种回头浪子,可能超出一辈子安安稳稳的好人。因为他们曾经坏过,享受过,他们对于自己的决定会很坚定的。

说了这番话,重新回想起来,我突然觉得服务这些人,对于我来说其实是一种恩典。对于这几天关于转换工作的思考和疑惑我突然有另一番新的感受。

阿门。阿拉。感恩。

(照片摄于2010年6月21日新加坡加东一带)


26 comments:

  1. 我好像跟你想的倒反了.我嫌自己以前为了理想而赚太少了,所以希望再一次可以赚多点,不要为理想而工作,而是为了想孝敬一些我必须孝敬的人去赚多点才能给他们比较舒适的生活;只怕会太迟了。

    ReplyDelete
  2. qing47 :完全明白你的感受。我從事媒體工作超過10年,大學畢業時在報社,後來在雜誌社(嚴重被剝削),後來爲了所謂的理想和尋找方向,去念研究所,還拍了所謂得獎的短片,結果加入電視臺還不是一樣地被剝削。家裏兩老年事高,很多病,費用高,我既面對醫藥費的問題,也對無法好好讓他們享受晚年生活,而感到很内疚。去年把心一橫,離職禪修和上不同的短期課程,過後慢慢申請了不少工作,到目前也只是兩个面試,都是薪水很高的海外工作,而且還是經過很艱難的筆試,才走到面試這一関,結果還是失敗了!即使不是我最有PASSION的工作,但是DECENT的工作。目前就是處於分叉口,下一步不知如何是好。爲了賺更多錢,去做自己不是最有興趣的工作(比如去當華文老師),我過不了自己那関。去加入宗教或社會福利團體,我即使不介意薪水可能不盡理想,問題是人家連機會也不給。到了快不惑之年的年紀,中途轉業是一個大決定,但到目前爲止,有關領域的團體,卻連一個面試的機會也不給予。。。。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教點兒補習和做翻譯。世事無常,下一个轉角処,可能就有一道門是打開的。

    ReplyDelete
  3. 这也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但现在刚生了宝宝,必须等多几年。
    要一直对自己抱着希望,要对自己说可以。。。。一定有最后一扇门打开的。
    但如果最后没法子孝敬,也不要对自己过不去。全部都是命啊!能不能享受;孝敬,这都是命安排的。不要怪自己哦!毕竟你不是活活坐着不干活的人。

    ReplyDelete
  4. 嗯,靜坐和學佛後,會比較釋懷。我知道自己盡了力,不能也無法羡慕那些薪水很高的同輩,有能力帶父母出國玩這些,可能搞不好,他們工作忙到不可開交,根本連和父母親多講幾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呢。我能陪在兩老身邊,更幸運,對不? 同輩中,一個當了賭場的公關部門的大頭,另一個目前駐派歐洲某大城市,薪水之高,職位之高不在話下。過去,經常被上司拿來和這位同期入行的前新聞工作者。沒得比較的,個人的因果業歷和福報。大學畢業10多年了,到現在還是沒有建立起一個所謂的事業,因爲和板主一樣,不停地尋找人生的真正意義,還沒有一份工作是讓自己就停下來安心地做的。遲早會有的。時間到了,就會有了。你也加油!:)

    ReplyDelete
  5. 不管做什么,是自己的选择,好坏,到最后,也是自己的。大家加油吧!

    ReplyDelete
  6. 看了你的文章,让人感到很无奈。

    话说今年我有份参与策划公司部门的年度社区服务,才知道原来现在很多之前邀请大众帮忙植树的团体都改为“赞助”方式进行,就是参与者必须附上一笔不小的费用才能参与植树运动。最让人不解的是这些团体其实是附属于一些商业大机构,照理来说经费应该不是问题。

    或许我想太多了……

    ReplyDelete
  7. 我之前也算頗爲積極地參與某大型NGO(總部在西方某國)的一項長期活動,為獨居年長者打掃與清理房屋,可是每次去參與都得付一筆錢,說是承當洗滌劑、掃把等等的費用,還有就是義工的T SHIRT. T SHIRT, 長期參與的人都有了,根本不需要再印製(而且也不環保),而那個強制性徵收的費用,讓不少人怯步。我到最後沒有工作了,由於數目不小,加上可能他們每個月,通過大公司大企業的CSR參與計劃的義工人數足夠了,所以也我這類的長期義工沒有接到徵求額外義工的電子郵件,就沒有再參與了。納悶的是,每個人所繳交的費用不小,而那些用品其實不貴,每次也只有6到8組義工參與,或許那筆錢也得用來支付飯盒的費用,其實可以讓義工選擇說自己買或帶。另外,總部資金雄厚的啊,那筆費用卻居高不下。。今年乾脆就轉而做不用付錢的義工,如派送飯盒給貧困的國人、在電影協會的放映會幫忙等等,還是很有意義(反正找不到工作,時間多出了不少),又沒有那個必須付費的壓力:)

    ReplyDelete
  8. 前陣子....聽了一個故事 ...內容忘的差不多了....
    只記得一句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接受了眼前的事...不管好壞...
    終就會成為最好的安排......想你喔!!!

    ReplyDelete
  9. 只要是孝顺,什么方式都很好。但是每个人对于舒适的生活都有不同的定义,我想。

    ReplyDelete
  10. 不会急,只是发牢骚。
    : )

    ReplyDelete
  11. 我自己也是面对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新加坡职场对于40岁的人不太友善,除非你是处于高级管理层,不然很难转业。很幸运的,这几家机构认同我的能力和工作态度。

    ReplyDelete
  12. 新加坡的市场太小,常常有垄断(monopoly)的现象发生,或者是大集团带领推出一些计划,然后其他的小公司机构只好跟在屁股后面。像十多年前,NKF商业模式的经营慈善团体,很多机构看了,只好学习这样的方式推动慈善事业。后来甚至有了所谓social enterprise(社会企业)的模式。但是,我觉得其实慈善事业是可以以不同的方法进行的。

    加上新加坡人常常有盲从的现象,大家会一蜂窝的做一样的事情。像报纸上如果出现什么又需要的人,大家就一蜂窝的捐款帮忙。但是,其实很多时候帮助人不只是用捐钱的方式而已,而且解决问题需要从根源着手。

    ReplyDelete
  13. 其实小机构也许要义工,而且小机构做的事情也未必不重要。跟大家介绍一个小小的组织——城市的眼睛,我们也需要义工。(嘻嘻...广告时间)

    http://eyeecity.multiply.com/

    ReplyDelete
  14. 谢谢大家的分享和讨论。

    ReplyDelete
  15. 謝謝你的分享才是:)城眼什麽時候需要人?我盡量派和。我派飯盒的義工工作,我就是和小小機構合作,是一對朋友開的有機素食CAFE,其實參與那個計劃,比參與那個大機構的打掃老人家房子計劃更有意義,多數的老人家,房子其實都還算很乾淨的,而且加上有CSR,很多企業在支持著,我更希望參與的關懷計劃,所以最近把握機會,加入了某家醫院的病患關懷計劃,最近接受義工培訓。不久後,就能去和病友做朋友了,而且該小團隊是服務佛教徒病友(醫院還有其它義工團隊,陣容大多了,尤其是服務其它宗教信仰的團隊),我覺得意義非凡。是的,我們快不惑之年了,本地企業把我們當毒草,不肯支付我們DESERVE的薪金,又不稀罕我們的工作與人生經驗,原因不外乎就是壟斷市場,沒有競爭,根本不把成品的素質當一囘兒事。不是說剛畢業的朋友們辦不了事,之前的公司爲了省錢,什麽tom, dick and harry 都可以錄取,便宜嘛,結果我們這些老餅忙到氣喘了,還有替小朋友收拾殘局,而人事部和我們的上司最厲害的地方是,不讓我們擢升,這樣可以不用加薪,然後偷偷摸摸地塞一份大信封給我們,說我們的職位調整了,現在的稱呼是高級XXX,呵呵,這意味著我們責任更大,所以那些小朋友的屎尿,當然我們來收拾了,難道叫已經高高在上的上司放下身段來做這種事兒嗎?呵呵。不過,過程中,我們其實也獲益,是一種學習,錯失學習機會的是那些上司們。40以上管理層人員也未必就不受影響,風暴一來,隨時丟工作的可能就是他們。所以,也沒有也不需要羡慕。我們大家努力吧!

    ReplyDelete
  16. 就让我乱说一下:
    “如果你们义工拿的是LV, Coach皮包,那现象应该会有改善;看到你们的人也会更多,尤其是那个国家。” 现实的地球,现实的国家,现实的人们,现实的脑袋。。。。这世界,还有什么是不现实的,我突然脑子空空,想不到。

    ReplyDelete
  17. 忠良大哥,很多时候在自己举棋不定时,一件很小的事情反而可以让自己下决心 - 那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很奇妙hor?

    对于这些曾在我的生命转角处出现的人,我通常都心怀感激。他们的出现不一定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但他们却让我的视野变得更多元,也让自己有了重新检讨和省思的机会 (^^)

    ReplyDelete
  18. 如你所说,美好的生活是大家追求的,但是视野的多元,有可能让我们检讨省思,并且重新定义何谓“美好的生活”。

    我们就是一直不断的重复这样的轮回,相对一些佛教徒要摆脱轮回,我反而觉得有机会轮回未尝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大家共勉。

    ReplyDelete
  19. 看了你的文章,我讓有很大的感觸!
    其實我9月回去臺灣念研究所,目的是很簡單,就是要趁年輕去繼續完成所謂的夢想。儅我在決定念研究所是,未來也是我考慮的其中元素。研究所畢業后,我就沒有想過要一份高薪不高薪的薪水。

    其實,活到自己最開心才是重點。。。這是我這個年紀的想法啦!我不知道未來我的想法會不會跟你們現在的想法一樣。。。

    剛看了petiterat的comment,我也是跟他一樣的是想拍短片或長片去參加影展的。感覺未來的路好難走~~~

    ReplyDelete
  20. 追求梦想是需要代价的。加油!!!

    ============================
    追梦的顾虑
    (2010-08-14)
    ● 蔡添成

      我很早以前就听到好些人在讲新加坡是个没有梦想的社会。因为国家迅速发展,也变化得很快,一般人要赶得上发展步伐,就得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因为人人都担心自己被比下去,以致遭到社会淘汰,不得不时刻自我鞭策,尽量使自己保持一定的相对优势。生活在这样的社会,新加坡人自然没有太多追梦的心思。

      国务资政吴作栋上星期六在马林百列区的国庆晚宴上讲话时,道出自己的“新加坡梦”。眼见国人对生活的要求已随着国家经济的蓬勃发展而逐渐提高,他因此呼吁国人在追求物质之余,也应有颗逐梦的心,努力让自己梦想成真。

      吴资政年轻时的梦想是上大学,因为在上世纪60年代,上大学考取文凭是很难的一件事。但是,国家经过三四十年的长期稳定增长之后,不但社会富裕起来,人们的教育水平也提高了,一纸文凭也只是人们争取较高收入的一份起步证书,终极目标比这还要多得多。十多年前许多年轻人所疯狂追求的5C,即现金、信用卡、汽车、共管公寓和乡村俱乐部会员证,都是不同形式的物质。到今天,年轻一代也还在追逐着同样的东西。

      往后年轻人的要求肯定不止于此。他们生活在电脑普及、信息发达的全球化世界,从小就开始旅行,有机会到其他国家去,因此也见多识广,欲望更多,过去的5C迟早必会成为新加坡的历史名词。而我也相当肯定的是无论新加坡人追求的是什么,大部分都会与金钱和物质挂钩。从现实出发,这是合理的发展,因为打好经济基础,积累够多财富,才是长期衣食无忧的保证。

      在新加坡,追梦不是件容易的事,敢于追梦的人也不会很多。因为新加坡人有很多的现实顾虑,多到我们都不敢放胆去追梦。

      所谓建设难,破坏容易。像一栋建筑物,从打桩到建造,一层层往上建,要花很多功夫,但是要拆除一栋建筑物,用炸药几分钟就搞掂了。又如一个人生了一场大病,很可能会耗去大半积蓄,或者一次行差踏错,也可能就此毁了一生。能做个好梦,只是一种奢望。

      从个人到国家,各种事情似乎都是如此。一个国家纵使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一旦挥霍无度,很快就会财富耗尽,沦为穷国。现在我们可以理解很多国家为何都在经济好的年头拼命积累储备金,因为政府都担心万一出现什么状况。就算出了问题,不仅可以用来应急,也能保住国家元气。否则面对一两场经济危机,国家财政蒙受重创,可能将就此走下坡,没有翻身之日。

      种种大范围或小范围的危害,自然而然地催生了我们的危机感。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很多时候都处在戒备之中,以免遭到打击和破坏。这种所谓的破坏并不局限于天灾人祸或意外,而是有很多的因素。

      不管年轻人还是年长者,都很关注就业。年长者所担忧的事还要多一些,因为年岁大了,个人健康往往在这个时候出问题,所以不管在什么年代、什么国家,一般人都很爱钱而不爱追梦。因为钱可以帮助你我解决很多人生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钱赚了、花了,跟着就要想办法赚回来,这些都花了我们很多的时间,难以再去追求什么梦想。

      普通收入者所赚的钱仅够花用,剩余不多,储蓄自然也没多少。要赚多点,就得兼职赚外快,当然这又要花更多时间了。因此,很多人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花在赚钱。严格来说,个人所剩时间无几,能够不为五斗米烦恼或折腰的人,才有条件做时间的主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但是就算所谓的“有钱人”,恐怕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奢侈。

      那些平日无所事事,动不动就搞派对的少爷小姐们是很幸运的,不管他们是在浪费人生还是浪费金钱,至少不受世俗生活规律所“捆绑”,日子爱怎么过就怎么过,时间爱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最起码一般受薪阶层就没有这样的条件。

      现代社会的物质诱惑实在太大了,人人都想过好日子,条件不错的,自然还想更上一层楼,过更舒适的生活,也因此而造就了现代人的功利主义。我们不可能要求年轻人清心寡欲,淡薄过日子,因为这不仅违背了凡是人都想吃好穿好的本性,也与驱动资本主义的致富欲(或贪欲)相抵触。新加坡何尝不是如此,大家都生活在金钱的矛盾之中,追梦只是另一个梦想罢了。

    转载自联合早报网
    http://www.zaobao.com.sg/yl/yl100814_013.shtml

    ReplyDelete